張老侃/重慶渝中區
  嘉陵江靜靜流淌,很美,很綠,春來江水綠如藍。江上有很多的橋,閃爍的霓虹和濱江路繁密的樓宇,氣派輝煌;可是江面空蕩盪,靜寂無聲,不見行船,不見帆影,不見輪渡碼頭,不見河街,不見石梯坡坎邊的集市,不見江邊捶衣嬉鬧的姑娘大嬸……昨天喧鬧繁忙的嘉陵江不見了,懷舊的老重慶人難免沮喪,心情恰似那首詞:“獨上西樓,月如鉤……”
  筆者是北碚人,從小就知道這麼一句流行語:“北碚豆花土沱酒,好耍不過澄江口。”這三處城鎮,如三顆明珠鑲嵌在山巒青蔥、碧水如帶的嘉陵江小三峽。1926年,自打盧作孚的第一艘“民生”輪由合川起航的那一天起,便成了帆檣林立的熱鬧碼頭。尤其有“小陪都”之稱的北碚,成為了重慶城的後花園游覽聖地。人們由主城上北碚,其主要途徑便是乘千廝門的小火輪(班船),經磁器口、井口、悅來場、水土沱一路逆水而上。上世紀50年代,筆者小時候曾隨父親坐過一回北碚到千廝門的下水船,輪機突突,見過河船、打漁船被浪得巔跛,最穩得住的是重載運煤的拖駁船。煤船起點在天府煤礦小鐵路的出煤港白廟子鎮,天府的煤,成了偌大座重慶城的寶貴能源,尤其在抗戰時期的重慶兵工廠,起到的作用居功至偉。
  啊,嘉陵江,昔日的黃金水道,繁忙而魅力四射;你不單是重慶經濟的命脈,而且從文化歷史名城的角度,這條美麗的河,為我們的城市添上了最最濃墨重彩的一筆!就說人文歷史吧,沿江有合川釣魚城,有縉雲山太虛大師漢藏佛理院,有北碚中國西部博物館。再說著名學府和名人,從合川往下游數,有草街子陶行知的育才學校,金剛碑梁潄溟的勉仁中學。合川人盧作孚被譽稱為“北碚之父”,夏壩復旦大學有作家蕭紅。北碚和北溫泉,則是學者、社會名流聚會唱和的所在,郭沬若、於佑任、馮玉祥;老舍、梁實秋、林語堂……再往江的下游,穿過觀音峽,經土沱、悅來下磁器口;臺灣詩人餘光中在悅來場十年寒窗,諾貝尓物理獎得主丁肇中,讀過的小學就在磁器口街邊。還有,嘉陵江畔沙坪壩,中央大學、中國美術家協會,馬寅初、徐悲鴻、李可染、冰心、賀綠汀……一個個名字如雷灌耳。奇怪,為什麼這許多的名校名人,都薈萃於嘉陵江兩岸�
  這裡,得著重提到賀綠汀。l939年深秋的一天,在草街育才學校教書的賀綠汀坐船下重慶。到“飛攬子”(磁器口江段最險處),船被惡浪掀翻;落水的賀綠汀幸好抓住一塊木板……不久,這位大音樂家,與在復旦大學任教的詩人端木蕻良配合,寫下了著名的抗日救亡歌曲《嘉陵江上》:“那一天,敵人打到了我的村莊,我便失去了我的田舍家人和牛羊,如今我徘徊在嘉陵江上……”這支歌,震撼著全中國四萬萬五千萬同胞的心靈,從而也使嘉陵江成了當年全國最有名的一條江。啊,嘉陵江,我們重慶人的母親河喲,你曾經輝煌,你曾經繁忙而炫目耀眼,你曾經魅力四射!  (原標題:啊,嘉陵江)
創作者介紹

2007年5月5日

avxsr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