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分錢處方
  醫生為2宿霧歲患兒開出4分錢處方,引發熱議  
  本報記者多方走訪,還原事件來龍去脈,解答網友諸二手Manitowoc多疑問
  記者 李曉敏
  閱讀提示 | 鄭州一名2歲多的孩子晚上出紅疹,家長跑了多家藥店都關了門,最後在一家醫院,一位女醫生問明情況後,開了4片撲爾敏,藥價:4分錢!2月7日,當@溜溜的闖 在微博上曬出這張處方後,迅速引爆了網絡。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4分錢怎麼支付?如此稀缺的低廉藥價代表著業界良心還是另有他說?……圍繞著4分錢引發的諸多疑問,大河報記者多方走訪,還原了事件的來龍巴里島去脈。
  [事件]
  “4分錢”引抗癌食物排行發衝擊波
  2月7日13:17,一位叫@溜溜的闖 的網友在新浪發佈了這樣一條微博:昨天晚上9點多,2歲多的孩子出紅疹,像是皮膚過敏。跑了系統家具好幾家藥店都關門了,就步行到稍遠的省直三院。在兒童病房,一女醫生問明情況後給開了4片撲爾敏。劃價時,本想著得好幾元,結果是:4分錢!我給1毛,不用找了。這個處方或許不代表什麼,但的確讓我覺得值得紀念。謝謝醫生!
  8分鐘後,該網友又對該微博進行翻新,並說:“孩子吃了藥不到半小時疹子就退了,求表揚啊。”
  微博附有收費票據等拍成的圖片。當天13:50,大河報官方微博轉發該微博後,立即引發眾多網友關註。隨後,@人民日報、@南方日報、@新聞晨報等省內外多家媒體官博陸續轉發。
  一時間,“4分錢處方”在微博上掀起千層浪。
  [熱議]
  贊成的多質疑的少
  一張4分錢的處方,突然火了。有網友質疑說:仿佛只有開便宜藥的醫生,才是有良心的醫生,更有網友從專業角度認為對於一個兩歲的孩子,撲爾敏並不適用,但更多的聲音是稱贊:這樣的醫生太難得!不少網友在贊揚這位好醫生的同時也在呼喚社會上這樣的醫生能多一些。
  這條微博同時也勾起了眾多網友的回憶——
  @朵狗子:我孩子一歲半的時候得了病毒性皰疹。山東青島膠州市立醫院的一位看似仁慈的女大夫給開了190塊錢的藥。後來我才知道病毒性皰疹是自愈性的口腔疾病,不用服藥,幾天就好了。這個事讓我感慨頗深。
  @一個小民:這樣的醫生值得敬仰,我曾經遇到過幾毛錢的藥方,當然對醫生也是滿懷敬意。
  @小魚兒0312:有次胃疼去一家醫院,醫生給我開了1.2元的藥,回去吃了就好了。
  本版圖片來自網友微博
  [疑問]
  “4分錢”之3大疑問
  博主是不是醫院的托兒?
  在對醫生的行為表示稱贊時,也有網友提出疑問:這條微博的博主是不是醫院的托兒?或者,會不會是醫院自己在炒作自己?
  記者聯繫上@溜溜的闖。聽此疑問,他笑了,“我跟這家醫院之前的唯一關係是,孩子一直是在這家醫院打防疫針,不過在此之前,這家醫院我沒有一個能叫得上名字的人。就是給我開藥的秦醫生的名字我也是看了處方纔知道,中間那個字還認了半天。”
  採訪中,記者瞭解到,@溜溜的闖 姓盧,家住鄭州市隴海路與華山路交叉口附近的一個小區。自從2年多前,有了孩子後,他才開始陸續跟兒科醫院、醫生有些接觸。
  這次接觸是在2月6日晚上9點多,當時一家人剛吃完晚飯,兩歲七個月的女兒開始撓腿,盧先生及愛人發現,孩子背上、腿上等多個部位皮膚泛紅,出了許多疹子。因為疹子起得較快,兩口子認為是皮膚過敏。
  當晚,鄭州天空正飄著雪花,路滑積雪深。不過由於害怕孩子撓破皮留下疤,盧先生決定去藥店買藥。
  遺憾的是,正值春節假期,加上晚上大雪,鄭州市很多藥店都停止營業了,輾轉三個藥店無果後,盧先生步行趕到了稍遠一點的河南省直第三人民醫院。在兒童病房,他碰到了一位值班女醫生,在仔細診斷過後,醫生給孩子開了4片撲爾敏。
  “本想著得好幾元,結果卻是4分錢!這個處方或許不代表什麼,但的確讓我覺得值得紀念。”在盧先生的印象中,孩子感冒發燒,去一次醫院,至少都得百元左右。因此,當他這次拿到4分錢的處方時,十分感嘆。回到家,孩子吃完藥不到半個小時病就好了,這更讓他對這位醫生充滿了感激,“這種經歷讓我很溫暖,對醫生有了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盧先生坦言,發微博純屬自己個人的一種自願行為,沒有任何外界的干預。
  4分錢當時是怎麼支付的? 
  孩子感冒動輒要花上百元或幾百元,這是很多為人父母的心頭痛。圍繞著4分錢,很多網友充滿了好奇——4分錢現在誰有啊?當時咋付的?找錢了嗎?
  “我付的是1毛錢,沒讓找6分錢。”盧先生透露,當時交費時,值班的一個工作人員說:“4分錢,要不1毛吧?”
  事後,回憶起這個小細節,盧先生還忍不住笑了起來,“她要4分錢,我也找不出來呀。”
  在盧先生的微博上,記者發現,盧先生還特意附上了三張圖片。
  一張是手寫的處方單,上面簽名處顯示該醫生姓秦;一張是電子打印的收費單;另外一張是包裝四片藥的一個牛皮紙小袋,收費單上,清晰地寫著:零元零肆分。
  為什麼藥還能零散著開?
  藥價如此便宜,一個主要原因就是開的藥很少。
  盧先生說,當時醫生為他孩子開的藥只是4粒撲爾敏,用一個小牛皮袋子裝著。
  “現在去醫院看病,醫生一開都是幾盒幾瓶,幾乎沒有遇見分裝的。”網友“憨豆”說,看到“四分錢處方”微博時,她的第一反應就是想到了小時候的“小紙包藥”。
  “憨豆”是一個“80後”,自小在農村長大的她,一提起小時候的就醫經歷,便滔滔不絕,“每次生病,到村衛生室,醫生一般都是開7包藥,病好了,藥也吃完了”。
  而這種經歷,幾乎每一個在農村長大的孩子都經歷過。
  “這就是小紙包藥,目前在我省農村還存在,但是城市的醫療機構中,很少見了。”談及小紙包藥逐漸淡出市場的原因,鄭州金水區總醫院原院長周國平把它歸結為兩點——
  首先是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以後,看得起病了,法律意識也增強了。藥品有可能會出現哪些副作用?哪類人不適合吃?紙包藥里會不會有過期藥?等等,當越來越多的老百姓開始對這個有瞭解的欲望時,紙包藥的市場便逐漸萎縮了,因為小紙包藥沒有任何說明,只能聽醫生交代。其次,從醫院方面來講,成盒賣藥又能多賺錢,又能規避風險,何樂而不為?
  在周國平看來,這兩種因素相互刺激,最終導致了盒裝藥日益普及,小紙包藥逐漸消失。
  [專訪]
  當事人之
  開便宜藥是常事,“我個人感覺沒什麼”
  針對網友質疑撲爾敏不適宜小孩一說,該醫生並不認同
  作為“4分錢處方”的當事人,這位醫生將如何回應此事?記者瞭解到,該醫生叫秦瑞娟,她坦承從來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成為新聞的當事人。
  昨天,再談此事時,她還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我個人感覺沒什麼,很多醫生都會這樣做,我身邊的很多同事都是這樣的。”
  秦瑞娟說,雖然從價格上來說,4分錢的處方確實是她開過的最便宜的一個處方,但她認為,如此低價也只是個例,“每一個患者的情況是不一樣的,所以開的藥往往也會不一樣,便宜的有幾毛錢,貴的也有幾十元。”
  在秦瑞娟看來,適合患者的藥就是最好的藥。她說,自己給病人看病,能吃藥就不打針,能打針就不輸液,“來我們這看病的人大多是低收入人群,每次看病,我想的是盡可能讓大家花最少的錢把病治好。”
  對於有網友質疑撲爾敏副作用大,不適宜小孩吃一說,秦瑞娟並不認同,“撲爾敏這種藥,新生兒和早產兒不能用,高空作業的人和司機等特殊群體不能用,但是對於2歲多的孩子來講,是可以用的。量小,孩子很快就會代謝掉。”
  醫療界人士認為:憑良心、科學開藥才是對的  眾人呼籲小包藥再次風行江湖
  在網絡上,“4分錢處方”火了!幾天內,這個微博被上萬人關註熱議。
  為什麼4分錢這樣的小處方能引發熱議?為什麼醫生喜歡開大處方?小紙包藥還能重出江湖嗎?……審視完這個微博,記者發現,一條小微博拷問的不僅是醫生的“醫德”,更是我國醫療改革中所面臨的種種頑疾。
  記者通過多方走訪和調查,以期從醫學的角度對此事進行進一步的解讀。
  4分錢藥方為何引關註?

  有人說“因為稀有,所以珍貴”。
  調查

  低價處方頻出

  每次都引發全國關註
  事實上,查詢資料後,記者發現,這種類似於“4分錢處方”的小處方,在我國各地也曾有出現。
  比如,泰州市人民醫院葛永祥8分錢處方、江蘇某醫院2角1分處方、南通市秦醫生9毛錢處方……而當這樣的處方出現時,都會被眾網友追捧,並迅速成為一個時期內熱議的核心。
  為什麼類似於“4分錢處方”這樣的小處方,一齣現就能迅速成為熱點?
  “稀少唄!”38歲的牛先生是經濟學出身,他認為,“4分錢處方”之所以能被眾多人所關註,是“因為稀有,所以珍貴。”
  而在鄭州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張淑華看來,這種現象也符合傳播學的規律。
  在張教授看來,“小處方”本來是正常的現象,但當目前“大處方”日益普及時,小處方反而變得“不正常了”,這便很容易引起網友關註。
  “一些東西偏離了正常軌道,不正常時,人們便會去關註,去起哄。”張教授認為,這背後,其實是眾多網友對目前醫院大處方、濫檢查等醫療怪象的一種不滿。
  說法

  開便宜藥就是好醫生?
  在眾多關註的網友中,醫療界人士是一個不小的群體。
  @燒傷超人阿寶便是其中一位。
  @燒傷超人阿寶的微博認證身份為北京積水潭醫院燒傷科主治醫師,在看到“4分錢處方”後,他在自己的微博上寫道:對於一個2歲的低齡兒而言,選擇撲爾敏沒有原則性錯誤,但也不值得大張旗鼓宣揚。不能因為醫生選擇了價格更高但更安全有效的二代和三代藥物,就認為是醫生的醫德有問題。開藥便宜與否,真不是一個評價醫生好壞的靠譜標準。
  隨後,他亮出了自己的觀點:《開便宜藥就是好醫生?——從4分錢處方說起》。
  很快,這一微博被果殼網轉載,也迅速引發數千網友評論。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心內科副主任醫師劉兆平在轉載該評論過後,做出評論:“不該開的藥,一分錢也多,該開的藥100元也不多(那4分錢的藥肯定是該開的,只是為了說明藥的價格與是否合理無必然聯繫)。在門診,為不少低危患者選擇生活方式干預,一分錢的處方也不開。” 
  網友@命題A則認為:“開便宜藥的未必都是好醫生,但壞醫生都不開便宜藥,所以我傾向於相信,願意給你開便宜藥的醫生,多數是好醫生。”
  對於這個問題,“4分錢處方”的當事醫生、省直三院兒科主治醫師秦瑞娟則很淡然,“開便宜藥的不一定是好醫生,那麼開貴藥的就是好醫生嗎?”
  在秦瑞娟看來,適合病人的藥就是最好的藥,對得起自己良心的醫生就是好醫生。
  管理

  沒有辦法管住“大處方”?
  去醫院看病,老百姓一怕難掛號,二怕醫生不合理用藥。藥價年年降,但是看病費用卻年年漲,為什麼?其中個別醫生“不合理用藥”也就是俗稱的“大處方”是一個很大因素。
  “醫生開的藥多,提成多,這是一個大家都知道的秘密。”一家三級醫院的醫生說。
  那麼,對於老百姓所詬病的這種“大處方”,難道省衛生廳就坐視不管?
  “醫生開3次大處方將被警告。”省衛生廳相關負責人說,為了控制大處方,省衛生廳規定,二級以上(含二級)醫院要建立健全藥事管理委員會組織,這個組織由藥學、醫務、檢驗、紀檢等部門專家組成,職責是定期組織醫務人員開展合理用藥知識的培訓與教育,針對本院的常見病原菌及耐藥情況,提出臨床規範性用藥方案。
  省衛生廳要求醫院建立合理用藥動態監測和預警機制,對使用抗菌藥物金額前10名的藥品和前10名的醫師,每月公佈一次;對於連續3個月進入被監控的藥品或在藥品使用過程中發現用藥異常情況的,由院藥事管理委員會根據情況採取限制用藥或暫停用藥。
  如果醫生出現超常處方3次以上且無正當理由,醫療機構將對其提出警告,限制其處方權;限制處方權後,如果醫生仍連續2次以上出現超常處方且無正當理由的,那麼他的處方權將被取消。
  這個衛生院

  開小處方有獎
  此外,記者查詢得知,早在2010年時,山東萊蕪市萊城區牛泉鎮中心衛生院開始實行一個規定,那就是對開“小處方”的醫生進行獎勵。衛生院對處方值60元以下的實行了分檔獎勵,其中,20元以下獎勵6元,20元至40元獎勵4元,40元至60元的獎勵2元,而60元以上的則分文不獎。
  衛生廳的三十六計

  走訪

  小紙包藥還能風行江湖嗎?
  看到“四分錢處方”時,一些網友稱最懷念的是“小紙包藥”。
  “既便宜又不浪費的事情,為何就不能在醫院中多推行呢?”32歲的蔡女士說,每次孩子生病過後,她家裡都會留下許多藥,這其中,有很多藥還沒等上再發揮作用時,便已邁入過期藥行列。
  推行小包藥能減少過期藥
  周國平是金水區總醫院原院長,對於網友的這個提議,他很贊同,“如果能推行開,最明顯的一個好處就是可以減少大量的過期藥。”
  不過,對於可行性,周國平也表示不是很樂觀。
  “最主要的就是缺乏信任。”周國平說,幾十年前,小紙包藥盛行,一方面是因為經濟因素,另外一個是因為有很好的信任關係,“任何藥品都有不良反應發生的可能性,如果一個患者吃了小紙包藥發生了不良反應,患者很容易會把責任推到醫生身上。”
  在周國平看來,為了規避風險,越來越少的醫生再開小紙包藥。
  此外,他還認為,小紙包藥要真正出現,也需要醫生能有責任心,否則,一些過期藥也確實很容易混入藥品隊伍中。
  走訪中,記者發現,目前,在我省一些醫院內,一些藥還可以零散買到,這些藥大多是一些抗心律失常的藥、止疼藥、治精神失常的藥等,它們的共同特征就是不能大量服用。
  藥店:如果零售藥,說明書不夠分
  藥店情況怎樣?按照國家藥監局有關規定,零售藥店和醫院都可以將藥品拆零銷售。
  但是,走訪眾多藥店後,記者發現,除了都市村莊中的一些小藥店中,還能買到零散藥外,鄭州市區的絕大多數藥店不願將藥拆開銷售。
  “藥品一旦拆開,很難保證給每位顧客一份藥品說明書,沒有正規說明書,只交代用法用量,有可能會出現問題。”一家藥店工作人員說,一般藥生產日期和有效期都在藥盒上,如果拆開時間長了,可能搞不清生產日期,顧客很可能會買到過期藥,這樣做對消費者也是不負責的。
(原標題:“4分錢”掀起千層浪)
創作者介紹

2007年5月5日

avxsr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